三江源国家公园:“扎扎实实”这一年

时间:2017-05-23 08:59:16来源:青海日报作者:邢曼玉编辑:赵文莉评论数:

2017年4月20日,三江源国家公园曲麻莱县叶格乡红旗村生态管护员土才个人筹资建立了垃圾兑换食品超市,生态管护成员可以把自己在环保区域内捡到的可利用垃圾来此兑换;

 

曲麻莱县曲麻河乡昂拉村生态管护片区小组长扎西才仁每两个月都会开着自家的车将自家和邻居家积攒的垃圾,送往300公里外的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垃圾处理厂;

 

……

 

时间回到2016年4月11日,省委常委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实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的部署意见》,提出“一年夯实基础工作,两年完成试点任务,五年设立国家公园,十年形成保护典范”的工作目标。

 

2016年4月13日,省委、省政府召开动员大会,正式启动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启动以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集各方之智、举全省之力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作为“天字号”改革工程强力推进,各项工作有力有序开展,“一年夯实基础工作”基本完成。

 

如今,三江源国家公园创新了体制、形成了机制、实施了项目、建立了制度、培训了人员、开通了网站、发布了标识……

 

“大部制”破解“碎片化管理”

 

三江源地处地球“第三极”青藏高原腹地,是长江、黄河、澜沧江三大江河的发源地,是我国和亚洲的重要淡水供给地,维系着全国乃至亚洲水生态安全命脉。

 

正因为如此,三江源地区生态显得尤为重要,三江源地区生态“打喷嚏”,全国生态系统都会“感冒”。因此,青海省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潜力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民生也在生态。

 

保护好三江源,保护好“中华水塔”,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是我省义不容辞又来不得半点闪失的重大责任和使命。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启动为我省更好地保护三江源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在果洛藏族自治州,素有“千湖之县”之称的玛多县,利用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建设的有利契机,率先在全州实现了大部门制改革。

 

玛多县将原有的国土、环保、水利以及森林公安等部门一体纳入三江源国家公园黄河源园区管委会内,统一下设为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从而改变“九龙治水”,实现黄河源园区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与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两个统一行使”的目标任务。

 

玛多县的变革,是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保护管理体制机制创新的缩影。

 

实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改革,三江源头兴起了深化改革的热潮。在生态文明建设领域引入“大部制”改革是新的尝试,超越了原有“大部制”改革统筹各个方面职能,从管理角度提高效率,杜绝横向部门利益揪扯,更好地统筹协调改革的范畴。

 

按照“坚持优化整合、统一规范,不作行政区划调整,不新增行政事业编制,组建管理实体,行使主体管理职责”的原则,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着力突破原有体制的藩篱,实现保护管理体制机制创新;突破条块分割、管理分散、各自为政的传统模式,彻底解决“九龙治水”和监管执法碎片化问题。

 

从省州县相关部门划转编制354名,组建了省州县乡村五级管理实体,各级管理实体负责同志已通过调任、兼任和交叉任职等渠道和方式全部到位。省级层面,组建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内设5个处室;州县层面,组建了长江源、黄河源、澜沧江源三个园区管理委员会和长江源园区治多、曲麻莱、可可西里3个管理处,同时整合相关管理和执法机构,国家公园范围内的12个乡(镇)政府挂保护管理站牌子,增加相关保护和管理职能,由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分别任保护站站长、副站长。

 

生态管护机制促进和谐共生

 

在“长江源头第一县”的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索加乡君曲村的草原上,41岁的扎西东周和两个伙伴一同骑着马儿穿梭于绿水青山之间,与世代生活在此的祖辈们不同,他们不是在放牧,而是在捡拾垃圾,胳膊上套着印有“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巡查”的红色袖章。

 

捡拾垃圾、看管树林、监测山林中野生动物的栖息状态,防止盗伐树林分子趁机偷袭……只要是关系到生态保护的事就是他们职责范围内的事。

 

按照精准脱贫的原则,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优先从当地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中选择生态管护员,以生态管护员的身份重新“执掌”草原。

 

试点工作启动以来,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制定出台了生态管护公益岗位机制实施方案和相关配套规定,构建了有效的管护体系。

 

按照完整保护、系统修复、一体化管理的原则,制定了组织化管理、网格化巡查的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制度,形成了乡镇管护站、村级管护队和管护小分队三级组织,以村为基本单元,就近划分覆盖辖区的若干网格,每个网格均落实责任人和管护队,负责对各自辖区内湿地、水源、林地、草地和野生动物进行日常巡护,与三江源生态监测网络共同构成了“点成线、网成面”的管护体系,使牧民由草原利用者转变为生态管护者,促进人的发展与生态环境和谐共生。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和社会持续发展的根本基础,已经成为人民群众追求幸福生活、打造美丽家园的最大诉求。

 

保护和治理,核心是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保护是前提,生产是基础,生活是目的,最终目标是实现生态、生产、生活联动共赢。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稳定草原承包经营基本经济制度,通过发展生态畜牧业合作社、特许经营、发展第三产业,充分调动牧民群众保护生态的主动性,鼓励引导并扶持牧民从事公园生态体验、环境教育服务以及生态保护工程劳务、生态监测等工作,积极参与国家公园建设。

 

同时,继续推动生态移民,鼓励老人和小孩向城镇集中,减轻草场压力,逐步实现减人减畜的目标,

 

达到转岗、转业、转产的目的,让本地更多的各族群众从变革中享受到改革成果和建园成果,增强了更多原住民在体制机制创新中的获得感。

 

差别化、综合化保护治理减少人为干扰

 

曾几何时,玛多县湖面萎缩,湖泊数量骤减,上千条河流、溪流干涸,草原黄沙滚滚;野生动物的天堂——可可西里,高原精灵数量大幅下降……面对如此多的复杂问题,三江源生态告急。

 

面对三江源地区不同的生态问题,在国家顶层设计下,我省根据三江源生态保护与建设项目,因地施策,差别化、综合化保护治理。

 

黄河源区保护冰川雪山、高海拔湖泊湿地、高寒草甸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突出对黑土滩、沙化地及水土流失区修复;

 

长江源区保护冰川雪山、高海拔江河湿地、草原草甸和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突出中度以上退化草地、沙化地及水土流失区修复,打造“野生动物天堂”;

 

澜沧江源区保护冰川雪山、冰蚀地貌、高山峡谷林灌木,突出对有害生物的综合防治和退化草地及水土流失区修复,加强对雪豹等野生动物保护,塑造国际河流源区探秘胜地。

 

三江源生态保护既有共性,又有个性,那就需要我们区别对待,分类治理。

 

共性表现在三江源地区实施了黑土滩治理、封山育林、人工造林、封沙育林草、湿地保护、草原有害生物防控、林业有害生物防控、农村能源建设、生态畜牧业基础设施建设、林木种苗基地建设、基础地理信息系统、生态监测、科研与推广、科技培训等项目。

 

共性下又存在各地的特殊性。黄河源区域重现昔日千湖美景,长江源区应为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申请世界自然遗产做铺垫,打造野生动物王国,澜沧江源区域的杂多县,作为雪豹之乡,应义不容辞地保护好雪豹这个“明星动物”。

 

值得关注的是,园区合理确定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游客承载数量,把县城和重点城镇作为国家公园支撑服务区,集中布局公共服务和访客接待、自驾营地、医疗救护等设施,尽量减少人为活动对园区生态的干扰和影响。

 

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实践和典范,是绿色中国走向世界的“形象大使”,是实现从经济小省向生态大省、生态强省转变的必由之路。

 

注目现实,瞩望未来。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将紧紧围绕体制试点的目标任务和总体要求,深化30项重大任务落实,强化三江源国家公园规划体系、政策体系、制度体系、标准体系等体系建设,确保体制试点的各项工作顺利推进并取得成效。从而把三江源国家公园建成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修复示范区,三江源共建共享、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先行区、青藏高原大自然保护展示和生态文化传承区,让各族群众从中享受到改革成果和建园成果,增强对体制机制创新的获得感。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