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拔4800多米,被世人称为“生命禁区”的昆仑山上,人在行走时步履稍快就会头昏脑胀、胸闷气喘,普通感冒都可能引发肺气肿、脑水肿,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中队长杨富祥一守就是十一年,官兵们都说:他的青春在云端打转。

 

见到杨富祥的时候,他正在带领战士清理隧道口的积雪。长期的高寒缺氧,加上风霜吹打,杨富祥的皮肤显得黝黑而又粗糙。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全线通车,从那时起,杨富祥就与这条跨越“生命禁区”的漫漫长路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海拔4050米的三岔河,到海拔4533米的沱沱河,再到海拔4772米的昆仑山,整整11年。

 

11年前,杨富祥24岁,时任支队机关参谋的他来到三岔河,信心满满地准备一展身手。没想到第一次随队武装巡逻,他就因为缺氧和体能跟不上而掉队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杨富祥苦苦思索,最终摸索出了由室内到室外渐进性适应训练方法,包含了“闭气练习”“腹式呼气”“厌氧对抗”等多种体能训练模式。

 

武警青海总队二支队六大队教导员王家良:他摸索出来的这些做法,我们通过实验确实很管用,后来就推广,对我们新战士快速适应高寒缺氧的环境有很大的帮助作用。

 

昆仑山腹地的无人区里天气说变就变,暴风雪、沙尘暴说来就来。作为中队的军事主官,杨富祥深知,执勤守隧光靠满腔热情是不够的,还必须练就过硬的本领,才能确保遇到特殊情况从容应对、妥当处置。经过大量查阅资料,请教射击能手,杨富祥总结出了一套不同天候、不同海拔条件下的射击数据,同时他还有针对性的组织官兵开展情况处置梯次增援和恶劣天候实战化专项训练。

 

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排长张国柱:队长和我们平常聊天的时候,经常跟我们说,我们必须要确保万无一失,保证祖国这条大动脉的安全通畅。

 

如果说驻守昆仑是杨富祥的长征,那么这条长征路上就凝结着杨富祥全家人崇高的奉献。

 

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中队长杨富祥:那天突然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我爱人在上班的途中发生车祸,左腿高位截肢,我当时都懵了。

 

杨富祥安排好中队工作后,急匆匆赶回了家,此时已是妻子做完手术的第三天。

 

杨富祥的妻子张小红:我就跟他说要是不行咱俩就离婚,我就想着不想拖累他,本来就是那么苦、那么累,你说再还要加个我。

 

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中队长杨富祥:我就想,不管怎么说,我亏欠她的,没结婚以前,老是对她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现在就成这样了,我更不能抛弃她。

 

正如许许多多可敬可爱的军嫂一样,失去左腿的张小红克服重重困难,独自挑起了家庭的重担,照顾老人、抚育孩子,把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温馨和睦。

 

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中队长杨富祥:扁担挑水两头沉,顾得了一头,顾不了另一头。我现在想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亏欠她的,以后再好好的弥补。

 

海拔一路攀升,信仰坚定如初。杨富祥把11年的宝贵青春献给了“云端哨卡”,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武警部队海拔最高的哨位上。几年来,杨富祥没有辜负家人的付出,他带领官兵成功处置突发情况40余起,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先后被武警部队表彰为“优秀‘四会’教练员”、“优秀基层主官”,2016年,他们一家还被全国妇联评为“最美家庭”。

 
简介
在海拔4800多米,被世人称为“生命禁区”的昆仑山上,人在行走时步履稍快就会头昏脑胀、胸闷气喘,普通感冒都可能引发肺气肿、脑水肿,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中队长杨富祥一守就是十一年,官兵们都说:他的青春在云端打转。

见到杨富祥的时候,他正在带领战士清理隧道口的积雪。长期的高寒缺氧,加上风霜吹打,杨富祥的皮肤显得黝黑而又粗糙。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全线通车,从那时起,杨富祥就与这条跨越“生命禁区”的漫漫长路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海拔4050米的三岔河,到海拔4533米的沱沱河,再到海拔4772米的昆仑山,整整11年。

11年前,杨富祥24岁,时任支队机关参谋的他来到三岔河,信心满满地准备一展身手。没想到第一次随队武装巡逻,他就因为缺氧和体能跟不上而掉队了。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杨富祥苦苦思索,最终摸索出了由室内到室外渐进性适应训练方法,包含了“闭气练习”“腹式呼气”“厌氧对抗”等多种体能训练模式。

武警青海总队二支队六大队教导员王家良:他摸索出来的这些做法,我们通过实验确实很管用,后来就推广,对我们新战士快速适应高寒缺氧的环境有很大的帮助作用。

昆仑山腹地的无人区里天气说变就变,暴风雪、沙尘暴说来就来。作为中队的军事主官,杨富祥深知,执勤守隧光靠满腔热情是不够的,还必须练就过硬的本领,才能确保遇到特殊情况从容应对、妥当处置。经过大量查阅资料,请教射击能手,杨富祥总结出了一套不同天候、不同海拔条件下的射击数据,同时他还有针对性的组织官兵开展情况处置梯次增援和恶劣天候实战化专项训练。

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排长张国柱:队长和我们平常聊天的时候,经常跟我们说,我们必须要确保万无一失,保证祖国这条大动脉的安全通畅。

如果说驻守昆仑是杨富祥的长征,那么这条长征路上就凝结着杨富祥全家人崇高的奉献。

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中队长杨富祥:那天突然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我爱人在上班的途中发生车祸,左腿高位截肢,我当时都懵了。

杨富祥安排好中队工作后,急匆匆赶回了家,此时已是妻子做完手术的第三天。

杨富祥的妻子张小红:我就跟他说要是不行咱俩就离婚,我就想着不想拖累他,本来就是那么苦、那么累,你说再还要加个我。

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中队长杨富祥:我就想,不管怎么说,我亏欠她的,没结婚以前,老是对她说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现在就成这样了,我更不能抛弃她。

正如许许多多可敬可爱的军嫂一样,失去左腿的张小红克服重重困难,独自挑起了家庭的重担,照顾老人、抚育孩子,把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温馨和睦。

武警青海总队昆仑山隧道守护中队中队长杨富祥:扁担挑水两头沉,顾得了一头,顾不了另一头。我现在想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亏欠她的,以后再好好的弥补。

海拔一路攀升,信仰坚定如初。杨富祥把11年的宝贵青春献给了“云端哨卡”,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武警部队海拔最高的哨位上。几年来,杨富祥没有辜负家人的付出,他带领官兵成功处置突发情况40余起,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先后被武警部队表彰为“优秀‘四会’教练员”、“优秀基层主官”,2016年,他们一家还被全国妇联评为“最美家庭”。
……